汪志雄觀點:認真的人變草包—台灣2020的奇幻漂流

作者: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汪志雄

總統就職三週年,520全台豪雨,各地傳出災情。但是跟過去以往不同的是,高雄市這次雨水很快就退了,並沒有在各區造成淹水的災情(除了永安工業區,但其管轄權是在經濟部工業局,非高雄市政府)。

網路留言許多高雄人都說,住了幾十年,以前只要這種暴雨,下一小時就淹了,第一次520高雄的暴雨下了幾個小時竟然都沒有淹水!

電視上記者訪問市民,大家異口同聲說:「差很多啦!現在水溝都有在清,雨水消很快啦!」

而這時候距離韓國瑜當上市長,還不滿五個月。

不論是路平專案,攤販經濟,農漁外銷,招商引資,韓上任以來的市府團隊,短短五個月,做出了讓人非常有感的成績。

許多高雄市民在網上Po文,稱讚新鋪道路的品質;夜市的街道上,人潮顯著增多,飯店跟零售業的收入都明顯增加。

農漁民忙著歡喜裝箱打包,等著把新收成的農漁產品,放進貨櫃一車一車的外銷出去;新的廠商與投資客,絡繹不絕的走訪高雄洽談新的投資事宜。

今年高雄第一季的空品良率,更首度突破5成,較去年同期提升10.5%,是6年來首見。其他的如雙語教學,城市行銷也如火如荼地按部就班在進行。

這一切只有短短五個月。

然而在台灣的藍綠政客,新聞媒體,政論名嘴,網路酸民,在野黨議員卻一天24小時不斷地嘲諷揶揄韓是個大草包。

一時之間,批韓罵韓成了台灣顯學。這好像是一個在外面辛苦工作養家糊口的土木工,回家卻被自己的小孩跟小孩的朋友嘲笑,看不起。

台灣到底怎麼了?

憑良心說,還有誰比他更賣命?在地方財政拮据,中央不挹助,不支持的刁難之下,高雄能推動什麼重大建設?你覺得誰還能做得更好?選輸了高升到行政院的那位暖男嗎?

這讓我想起在美國的一次學術發表會上,有一個人舉手發問,質疑我數據中的P值太小,會產生太大的誤差。我客氣地問他,是否知道P質為何。他回說:「It stands for statistical power!」我幽默的回他:「Oh, what you meant is type II error of the sample power. Yes, sample size is like man, the bigger the better. But P value is like ignorance, the smaller the better!」言畢全場哄堂大笑,也化解了尷尬的場面。

無知的自大,會讓一個人或一個國家倒退衰敗。

台灣經過20多年失敗的教改,現在已經慢慢在自食惡果。台灣年輕的一代習慣了接受淺碟式的速成文化,已經讓台灣逐步變成一個投機弱智,自以為是的社會。

台灣現在所謂的意見領袖,是靠著滿口講髒話跟年輕人拉近距離的直播主;是藉著穿少少衣服發表政治評論的網路辣妹;是騎著單車衝撞小黃的粗暴學者;是藉著玩弄數字帶風向的民調專家。

所謂的新聞媒體,是依著政治立場來決定如何為新聞下標的;是為著政治目的來決定如何報導新聞的;是為著捧誰殺誰來決定如何操作風向的。

所謂的民意代表,是只吃政黨的奶水而不在乎是非的;是只為爭權奪利而不顧人民死活的;是只求打擊對手而不問手段是否正當。

今日台灣的政治文化與社會風氣儼然已經變成:

認真做事的人是傻瓜,堅持四維八德的人是迂腐,行事光明磊落的人是魯蛇,誠實說話的人是笨蛋,然後還要成天被一群肖小抓著小辮子追打。

這些肖小永遠有兩套標準,自己後院失火了,從前台跑去救火,對他們來說就是因時制宜,對別人來說,就是落跑不守信用。

然後就會有一群人吃飽閒閒,守著螢幕鍵盤,嘻嘻哈哈的跟著奚落,自嗨自爽地混吃等死。

這就是走了30年民主的台灣。

我必須很沉痛的說,台灣的自由民主,已經走到一個心中無神,目中無人的「只要我願意,有什麼不可以」的鴨霸民粹。這種病態的民主養料,培育出了一群收錢辦事抹黑分化的可憐網軍、一群狂熱極端急統急獨的政治邊緣人、和一群爭權奪利粗暴低俗的無良政客。

隰有萇楚,猗儺其枝。你們繼續在網路上,無知的謾罵與嘲諷吧!當一群騙子和傻子集體地揶揄一個認真做事的人是草包,卻還能洋洋自得。這真是台灣2020的奇幻漂流了!

首頁 討論群 汪志雄觀點:認真的人變草包—台灣2020的奇幻漂流

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- 1 至 1 (共計 1 篇)
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- 1 至 1 (共計 1 篇)
回覆至:汪志雄觀點:認真的人變草包—台灣2020的奇幻漂流
您的資訊:


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